成版人颤音短视频app

Post in 未分类

面对老婆大人的质疑,苏亦承一脸淡定的耸肩,“我的确不知道,都是苏秦打听完告诉我的。”

他有苏秦做挡箭牌,她还能说什么呢。

她嗔怪的睨了他一眼,这才转身离去。

她驾车来到约定的地方,小助理韦千千早已在停车场等待。

“洛经理,刚才慕容启来过了。”韦千千快步上前说道。

洛小夕皱眉,慕容启这又是来截胡了?

“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洛小夕问。

“我估摸着你在开车,怕你激动有危险。而且我发现慕容启的时候,他正好离开,早一点或晚一点告诉你不碍事。”

她是洛小夕刚找的助理,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非常机灵。

“我刚给于新都打电话了,他说忽然接到紧急录制的通知,跟我们改个见面的时间。”韦千千又汇报道。

于新都就是洛小夕新看好的艺人了。

洛小夕懊恼的咬唇,于新都找的恐怕是借口,应该是慕容启给了她其他优厚的条件。

清纯的下一个空间

“上车。”她叫上韦千千。

“去哪儿?”韦千千问。

“摄制组,等于新都拍摄完马上谈合约。”

韦千千有些犹豫,追得这么紧,于新都心里还不得得意坏了,到时候谈起合约来她们可就被动了。

洛小夕笑了,看不出来韦千千虽然年纪小,人情世故懂挺多。

她将之前慕容启跟她抢人的事情说了,现在她去堵于新都,其实是将于新都一军。

只要于新都承认慕容启给她开过优厚条件了,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向慕容启“问罪”了。

“有道理。”韦千千冲洛小夕竖起大拇指。

赶往摄制组的路上,洛小夕给公司经纪人打了个电话,让她暂停慕容曜即将谈妥的广告合约。

当然,慕容曜和慕容启是两码事,她也不会真的迁怒慕容曜。

她只想让慕容启明白,她只是外表像个小兔子而已。

两人在摄影棚外等了一下午,终于等到于新都出来。

她也愣了一下,继而热情的迎上前,“洛经理,你们来了。”

“辛苦了。”洛小夕微笑着邀请于新都坐下,“录制还顺利吗?”

于新都点头,“洛经理,这地方这么偏远,你们怎么来了?我不是跟千千说了,另外约一个时间吗?”

韦千千一笑:“可不敢再等,于小姐长得漂亮又才华横溢,太抢手了。”

于新都谦虚的摆手:“千千你可别这么说,洛经理的公司那么多大咖,我一个新人算不上什么。”

看她态度还可以,洛小夕就把话撂明白了吧,“听说慕容启去找过你?”

于新都微愣,脸颊顿时泛红。

韦千千忍不住轻哼一声。

洛小夕心中微叹:“我看你潜力不错,才跟你说实话,慕容启可能给你开出丰厚的条件,但他培养不出真正的艺人,安圆圆就是最好的例子。”

于新都美目圆睁:“洛经理,慕总没有要签我。”

“哦?那他找你说什么?”

“其实是满天星找我,慕总跟我说洛经理你的公司更靠谱。”

满天星?

徐东烈的公司!

洛小夕真没想到慕容启会帮她,倒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为此,她特地来到慕容启的公司,想要当面谈谈。

“洛小姐,慕总已经好几天没来公司了。”慕容启的秘书眉心紧皱,似十分为老板为难。

“怎么回事?”洛小夕问。

秘书摇头:“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夏小姐经常犯病,慕总想尽办法也没用。”

夏冰妍?

洛小夕又来到慕容启家,她果然见到了犯病的夏冰妍。

只见她躺在床上昏睡,脸色惨白,憔悴消瘦,与平常傲然神气的模样判若两人。

她悄步退出房间,与慕容启来到露台上小坐。

管家为她端来一杯咖啡,同时对慕容启说道:“先生,昨天约了医生下午六点到。”

慕容启心灰意冷的摆摆手:“不必了,我已经查过这个医生,也是徒有虚名。”

洛小夕看他曾经那样强势的一个人,如今也满脸颓然,心中不由唏嘘。

“慕总,上次我见夏小姐,她还精神抖擞的,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她问。

慕容启摇头:“她好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犯病的时候生不如死,好几天都恢复不过来。”

洛小夕听着揪心:“是什么病?”

“头疼,找很多医生看过了,说是因为她曾失去记忆造成脑部损伤。”

“她不是已经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了?”

“她只是想起了一部分,”慕容启眼底闪过一丝心痛,“她认得我是谁,但却想不起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失忆,她说发病头疼的时候,脑子里总会出现一些陌生的画面,但医生也说不好,那些画面是不是她丢失的记忆。”

洛小夕不禁怔然发愣,夏冰妍的症状怎么跟当初的冯璐璐这么相似?

“洛经理,洛经理,你怎么了?”慕容启发现她出神。

洛小夕回过神来,勉强一笑:“我觉得你可以找一找顶尖的脑科专家。”

“我正想拜托你这件事,”慕容启说,“我听说你和苏总跟一位叫李维凯的脑科专家关系不错,但李医生非常难约,我让人去找过他好几次,他都拒绝见面。”

洛小夕这下明白他在于新都的事情上为什么帮忙了,原来早想到了这个。

狐狸就算不使坏了,也还是一只狐狸。

但李维凯的拒绝一定有道理,她没法擅自为他做主。

“慕总,于新都的事情我谢谢你,但李医生的事我没法打包票,只能尽力试一试。”

慕容启眼底浮现一丝失落。

“先生,夏小姐醒了。”这时,管家前来说道。

洛小夕征得慕容启允许,独自走进房间看望夏冰妍。

“洛小姐……”夏冰妍有些诧异,急忙要坐起来。

“你好好躺着,”洛小夕阻止,“不用这么见外。”

洛小夕怜悯的看着她:“这也没多久不见,你就变成这样了。”

夏冰妍微微一笑:“我不犯病的时候,跟正常人一样,前两天我还在超市碰上高寒和冯璐璐了。”

“这么巧。”

夏冰妍点头,又摇头,“洛小姐,高寒和冯璐璐真的没可能在一起了吗?”

洛小夕微愣,一时间不知怎么接话。

夏冰妍面露惋惜:“高寒有多爱冯璐璐,我都看在眼里。那天我在超市碰上高寒,又发现冯璐璐偷偷看我们根本不敢上前……”

洛小夕苦笑:“璐璐一直认为高寒忘不掉你。”

夏冰妍点头,“那天我故意亲近高寒,就是想让她看明白高寒对我的态度,不知道有没有用。”

“你的想法是好,但对璐璐来说,和高寒在一起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夏冰妍沉默片刻,说出自己的想法,“洛小姐,你相信真爱可以战胜一切吗?”

这些天她病得很痛苦,但因为慕容启陪伴在她身边,她总觉得自己一定能战胜它。

就算最后她熬不过去,但曾经和所爱的人有过这么一段幸福时光,此生也没有遗憾了。

“我们活着,不只是为了活着,你说对吗,洛小姐?”

回去的路上,洛小夕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夏冰妍这句话。

以前夏冰妍强势的追求高寒,看着挺讨厌,没想到她其实是一个感情如此炙热的女孩。

红灯的时候,洛小夕接到苏亦承的电话。

“签约顺利吗?”苏亦承问。

洛小夕点头:“顺利。”

“但你不开心?”

隔着电话线,苏亦承都能准确的感觉到洛小夕的情绪。

“亦承……我想去找一下李医生,还有高寒……”

“好。”

“你不问为什么吗?”

“你先开车,注意安。”

没什么比她的安更重要。

洛小夕来到李维凯的工作室,高寒接到电话已经过来了。

“璐璐呢?”她问。

“我说警局有事。”高寒回答。

他一说警局有事,冯璐璐就没坚持要送他了,怕影响他的正事。

洛小夕转入里间,目光立即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不禁眼角发热,快步上前挨着他坐下了。

“亦承,你怎么来了!”她该想到他会来的,“你比我还快!”

苏亦承勾唇,自然的伸臂揽住她的腰,“我从高速路开过来。”

“上高速也挺远啊,你有没有超速?”洛小夕有些着急。

“有一条路线可以缩短一半距离。”苏亦承打开手机地图,现场对她进行“找路”教学,“下次你在找路,先这样,再这样,再这样……”

“咳咳!”高寒轻咳两声,打断了夫妻俩的日常对话。

他家里还有人坐立不安的担心他呢,这俩夫妻回家再恩爱行么!

洛小夕抱歉的回过神:“我们说正事吧,李医生,慕容启说他让人找过你,想让你给夏冰妍诊治?”

李维凯点头:“她的症状和璐璐一样……”

“璐璐”两个字说出口,他立即感受到高寒扫过来的冷光。

他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他就算是冯璐璐她哥,也能叫她璐璐吧。

“我担心我对她的治疗迟早会让璐璐察觉端倪。”他接着说道。

高寒闻言,将冷光收回去了。

李维凯对冯璐璐的良苦用心,其实已经超越了男女感情,变成了一种割舍不断的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