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美浪花直播

Post in 未分类

不得不说,苏一尘找的这客栈,十分得阮明姿的心。

跟旁的客栈不同,这客栈坐落在小院之中,院门处是一座青色的门楼,不算高,挑着四个红色的绢布灯笼。

红色的绢布灯笼在风中微微荡着,每个灯笼上用草书写着一个墨色大字,连起来便是“归来客栈”。

阮明姿的视线不由得在那灯笼上微微顿了顿。

很少有人在招牌上用草书。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得懂草书。

况且,这草书灯笼,同这幽静的客栈,乍一看,气质也有些不大相符。

不过阮明姿也没多想,或者人家客栈老板就是追求这种意境之上的反差呢。

这归来客栈的小院门口,还有两个穿着青衣的护院守着,另还有一名伙计打扮的小个子在那候着。

见着阮明姿跟绮宁过来,小个子伙计眼里闪过一抹惊艳,但到底见过的人多,伙计神色恭谨的问:“可是阮姑娘跟伏公子?”

阮明姿微微一怔,很快便点了下头。

伙计神色间更多了一分恭谨,笑着做出“请”的手势来,“先前便有人来替两位贵客预约过了。两位贵客请随我来。”

清纯衬衫美女黑直长发拂面优美写真

想来应该是苏一尘使人安排的。阮明姿跟绮宁对视一眼,这才随着伙计进了归来客栈的小院。

这一进门,迎面是座花了一副泼墨山水的影壁。

红墙绿瓦,墨色山水,倒颇有意趣。

绕过影壁,便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

小路两旁则种了些植物,眼下虽是深秋,但不少草卉依旧郁郁葱葱,阮明姿定睛一看,其间甚至还夹杂着一些药草,有常用的,也有较为罕见的,堪称别开生面。

小路直达一间长厅,这长厅用镂空屏风隔断。一处是柜台,另一处便是平日里用饭喝茶的大堂。

这会儿不是饭点,屏风另一侧的大堂里零零散散的坐了两三桌在喝茶的。

阮明姿跟绮宁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他们的半分注意。

伙计引着阮明姿和绮宁径直往柜台行去,到了柜台前,伙计声音不算大,同客栈掌柜回禀:“这是先前有预定的阮姑娘跟伏公子。”

掌柜是个穿着青衫长袍的中年人,闻言眼神便落到了阮明姿身上。

他愣了下,继而非常诚恳的夸赞道:“姑娘生得犹如天仙下凡,我竟一时看呆了。还望姑娘宽宥。”

因着大兴推行官话,偏僻的一些地方各有各的方言口音,倒也不怎么影响交流。而眼前这位掌柜,官话字正腔圆,十分标准,一听就是土生土长的京城本地人,再加上说起话来情真意切的,让人本能的生不出反感之意。

阮明姿心中不由得点头,这大概也是做生意人的一项天赋。

她笑了笑,“掌柜客气了。”

神色平缓,声音温柔,“可还有上房?我要两间上房。”

掌柜神色松了几分,笑意也深了几分,从柜台后绕了出来:“先前已有爷替两位预定了两间上房,暂且预定了一个月。两位请跟我来。”

“咦?”绮宁忍不住小声道,“这也太……”

阮明姿想了想自己库房里那一箱金子,想了想这一路上若是雇佣如七茗八彤那样武功高强的护卫队要花的银两,这会儿再听到帮着预定好了上房,她很是淡定了。

看来这位白公子的命,是真的非常值钱了。

不过这其间背后透露出来的善意,阮明姿也很领情。她这边盘算着,等后续琼崖那边把锆石首饰运过来之后,她挑十几样出来,再加上玉颜粉,托七茗八彤转交给众人。

他们虽说绝大多数都是男人,但若是不用,也可以转送给家人。

也算是她的一份心意了。

阮明姿这般思定,也就没再扭捏。她并非还不起这人情,家底丰沃,底气极足。她坦然的受了这份好意。

掌柜领着阮明姿跟绮宁,穿过这大堂后,没走几步,便又到了一处院落。这院落的模样有些像四合院,只是有两层。

小院里种了棵紫叶李,长得极好,叶子紫到发亮,漂亮极了。一看就知道,这院子环境很是幽静。

掌柜低声解释道:“隔壁院落大多住的是上京赶考的学子,白天大多是在温书做文章,他们的诗会都在外头,也安静的很;至于这院落,里面住的大多都是些喜静的客人,阮姑娘与伏公子尽可放心安住。”

阮明姿点了点头,跟着掌柜进了朝南那一面的居室。

最后掌柜在两间房前站定,那房上都挂了个紫衫木的小牌子,阮明姿一路看下来,这八成代表着有预定。

掌柜将牌子取了,跟在他们身后的伙计殷勤的把两间屋子的门依次推开,介绍道:“阮姑娘,伏公子,这便是二位的房间了。每日的早上晚上我们都会把热水送到房间来,若是不想被打扰,您二位将桌子上这一串小木牌中的‘勿扰’给挂出来即可。”

这服务够贴心啊。阮明姿挑了挑眉,挺满意的,只加了一句要求:“劳烦现在送些热水过来。”

伙计麻利的应了,立马转身去了。

掌柜也只稍微介绍了一番基本的情况,很是妥帖道:“那两位先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没有半句多余的废话。

阮明姿越发满意,心道到时候一定给苏一尘多备份谢礼。

这两间房的通风采光都极好,两人随便挑了一间,各自入内,不多时热水便由人送了过来,两人洗漱一番,各自休息,暂且不表。

到了傍晚,阮明姿从小憩中醒来。

夜风带着一丝丝微凉,从开了一道缝隙的窗户那涌入,阮明姿起身,坐在房间的塌边,任由这一缕风将她那睡得有些乱的发丝吹得微微飘荡。

一瞬间,阮明姿有些恍恍惚惚的,她真的已到了京城吗?

坐在床边发了会儿呆,阮明姿这才走到床边,将开了一道缝隙的窗户推开。

她这窗户外面便是小院的中庭,推窗后,那棵郁郁葱葱紫得发亮的紫叶李便映入了眼帘。

天色还未彻底暗下来。

阮明姿闻着空气里飘过来的饭菜香,饿了。